叛道之死神遊戲書封.jpg

  潮灣市‧P.D.大樓B1停車場

 

  紀風鳴提著紙袋,緩緩走向自己的車位。

  「紀風鳴先生!請等等!」

  紀風鳴聞聲止步,轉頭看向來人。

  一名男子小跑步到紀風鳴面前,氣喘吁吁地將懷中的文件夾遞給紀風鳴:「我是築夢者電影工作室的助理,可以麻煩你轉交劇本給宇文非實先生嗎?」

  紀風鳴不語地打開車門,坐進駕駛座。

  「等等!」男子連忙攔住紀風鳴準備關上的車門,打開文件夾,略略翻了幾頁:「請放心,如你所見,這只是試鏡劇本。」

  「……」紀風鳴面無表情地接過文件夾,隨手塞進紙袋裡。

  「謝謝,請小心開車。」男子目送紀風鳴開車離去,嘴角勾起一抹詭笑,接著走向安全梯,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是的,東西已經確實送交……」

  

 

  天空正下著滂沱大雨。

  宇文非實眼神迷濛地跪坐在枯葉堆上,全數敞開的黑色短袖罩衫在下擺的部份隨意打了個結,露出被白色繃帶纏滿的胸膛、左手臂;收緊抓著枯葉的雙手微微顫抖,宇文非實緩緩垂下頭,雨水,順著髮絲一滴一滴落到地面,氣氛,靜得異常。

  「啊──!」宇文非實猛地抬頭嘶吼,閉上眼,晶瑩剔透的淚水和著雨流了下來,沉重且悲傷的旋律緩緩響起──

  「好!卡!」MV導演的聲音方落,負責開灑水車的工作人員連忙關水,路小昭趕緊拿著大毛巾將溼透的宇文非實包個密不透風。

  宇文非實才剛進休息區坐下,一杯溫熱的薑茶隨即到了面前,讓他忍不住皺起眉頭:「小昭,今天很熱耶!」

  「上頭有令:『宇文非實在新專輯發表上市之前都不准感冒。』」路小昭一把將保溫杯塞進宇文非實的手裡,拿著乾毛巾小心擦著宇文非實還在滴水的頭髮。「你剛淋了至少半小時的冷水,如果你感冒的話,郭哥鐵定會把我宰了,所以小祖宗我拜託你快把薑茶喝了吧!」

  宇文非實瞪著冒煙的薑茶,「感覺很燙。」

  他才不要在這種熱死人的天氣喝見鬼的薑茶哩!

  「喝!」路小昭放下毛巾,從隨身揹著的包包裡摸出一袋剛上市的零食,拎著袋角在宇文非實面前晃了晃。「新口味喔!」

  宇文非實雙眼登時一亮,捧著保溫杯吹了幾下後,仰頭把薑茶喝個精光,將空空如也的保溫杯遞給路小昭,討賞道:「喝完了!」

  「非實哥真的很愛吃甜食呢!」銀鈴般的笑聲剛響起,身穿一襲白色雪紡洋裝的俏麗女子開心地拉了張椅子坐在宇文非實旁邊。

  路小昭瞥了眼女子,輕嘆了口氣,在宇文非實耳邊悄聲提醒:「我的小祖宗呀!上頭也有交待不可以鬧緋聞喔……」

  「啥?」宇文非實僵住剛要入嘴的巧克力脆餅。

  路小昭示意地比了比背後,對宇文非實雙手擺了個叉警告後,拿著保溫杯離開。

  宇文非實疑惑地看向女子,很快又堆起笑臉將巧克力脆餅扳成兩半,遞了一塊給她。「原來是可兒呀!」

  可兒開心地直接張嘴吃掉宇文非實遞來的脆餅,一臉幸福地抱住宇文非實的手臂,整顆頭枕在他的肩上:「非實哥對我真好!」

  宇文非實睇了眼擱在自己肩上的頭,不著痕跡地將手抽離,笑道:「我身上還溼答答的在滴水,要是把可兒漂亮的妝給弄花了,化妝師大姊一定會抓著我臭罵一頓呢!」

  「哎呀,誰會捨得兇非實哥呀?」可兒嬌嗔了句,又整個人貼了上去。「不管啦!人家可是期待當非實哥的女主角很久了耶!」她不依地扭了扭,連帶扭掉了宇文非實正披著的毛巾。

  路小昭拿了瓶礦泉水,才走回宇文非實身後,便看見毛巾掉落,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手中的寶特瓶,再看向可兒。

  「……是這樣嗎?我怎麼聽說是製作人千辛萬苦才總算請到可愛的可兒──哈啾!」宇文非實抹抹鼻子,才又想要推開她,後方的路小昭默默打開握了好久的寶特瓶,手一個沒抓穩,礦泉水沒有意外地全數淋上可兒。

  「啊!」可兒驚叫了聲,溼透的白色洋裝透明平貼讓自己的身材一覽無遺,可兒頓時臉紅,手忙腳亂地拼命遮掩清晰可見的內在美。「非實哥不准看!」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路小昭連忙撿起地上的毛巾包住可兒,順勢拉她起身,用力推著她離開:「我送妳去換衣服,省得著涼感冒,真的很對不起……」

  「……原來還有這一招呀……哈啾!」也被礦泉水波及到的宇文非實一臉佩服地目送路小昭和可兒離開,一件黑色薄外套突然蓋在他頭上。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月幽 的頭像
冷月幽

冷。月。幽。

冷月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