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道之死神遊戲書封.jpg

  宇文非實拿開外套,抬頭驚見一名不應該在這種時間出現在這裡的酷帥型男,像座冰山似地立在他前面,臉色極差地怒瞪著他,宇文非實沒好氣地拍拍胸口:「……你想嚇死誰?」

  紀風鳴不語地將手裡的提袋放到桌子上,接過宇文非實手裡的外套直接罩住他的頭,用力搓了幾下:「擦乾。」

  「好啦好啦!我自己擦……」被搓到頭昏眼花的宇文非實拍掉紀風鳴的手,「你來幹嘛?」

  「司機兼送貨。」紀風鳴指了指桌上的提袋。

  「是什麼東西?吃的嗎?」宇文非實好奇地打開提袋,翻出一個三層便當盒、一瓶內裝乳白色不明液體的寶特瓶、一份紅色文件夾上頭寫了兩個大大的黑色特粗字體:急件。

  「聽說上午開完主管會議後,南澤就在自己辦公室裡的小廚房窩了很久。」紀風鳴雙手環胸地看著宇文非實打開便當盒。

  第一層裝了滿滿的綠白交錯的碎塊,濃郁的草澀味撲鼻讓宇文非實興味頓失:

  「又是芭樂大餐?大哥又做了什麼讓臭小鬼抓狂的事呀……」

  第二層裝了滿滿的綠白交錯的芭樂絲,第三層則是一顆活像直接被平底鍋拍爛的芭樂泥。

  「……你確定這裝滿怨恨的怒氣便當是給人吃的?」宇文非實很難得的對食物喪失胃口。

  紀風鳴不予置評地聳了聳肩。

  「這瓶該不會是……」宇文非實拿起裝有乳白色不明液體的寶特瓶,打開往免洗杯一倒,毫無意外是濃稠帶籽兼有些許綠色碎片參雜其中的芭樂漿。

  「唉!」宇文非實重重的嘆了口氣,把便當盒重新裝好放回提袋內。「風鳴,以後光那臭小鬼要你送便當給我可以麻煩你拒絕嗎?」

  「芭樂含有豐富的維他命C,比你桌上那包零食要有營養價值多了。」紀風鳴冷冷地語調讓宇文非實識趣地轉移話題:

  「那文件夾裡面是什麼?」

  紀風鳴淡漠地瞥了眼宇文非實,眼神大有「你自己不會看啊」的意思。

  「……問問都不行嗎?小氣!」宇文非實打開文件夾,一份十來張、封面印有「死神遊戲第四十四幕」的劇本掉在地上。

  「這不是今天早報上說的,蔡導準備要拍的年度大戲嗎?」一位經過的工作人員順手撿起劇本,「原來傳言是真的,非實早就被蔡導內定為第一男主角了!」

  「嗯?」和紀風鳴飛快地交換了下視線,宇文非實開口問道:「你說的傳言是什麼?」

  「對了,非實一大早就過來這裡準備,所以還沒有時間看今天的早報吧?」工作人員將劇本還給宇文非實,「非實若參與演出,金影獎影帝肯定又是非實拿了!」

  紀風鳴立刻拿出手機Google著今日頭條新聞:「找到了。」

  宇文非實湊過去看著紀風鳴特地放大畫面的新聞內容,眉頭愈看愈皺:「如果有這種事,光那臭小鬼早就打電話叫我回去公司拿劇本了,怎麼會──風鳴,劇本是誰拿給你的?」

  「在公司停車場,遇到一個自稱是蔡導劇組助理的男人要我順便帶過來給你。」

  「停車場?是光讓他直接找你嗎?可是照那臭小鬼做事的龜毛程度,不可能這麼草率。」

  紀風鳴也覺得納悶:「我打電話問南澤。」

  「那我先去忙。」工作人員面有菜色地偷覷了眼紀風鳴後,轉身離開前喃喃自語道:「風鳴應該是打算待到非實收工了吧,看樣子今天大家都得加班了……」

  「哈哈……」宇文非實不禁苦笑著目送工作人員離開,紀風鳴將手機遞給宇文非實:

  「南澤找你。」

  宇文非實接過手機,才湊到耳邊,話筒那端立刻傳來一道怒吼:

  「該死的笨蛋!蔡導肯給你戲演接就是了,還在那邊懷疑個什麼鬼!」

  「……公司已經收到戲約了?」宇文非實揉揉刺痛的右耳,換用左耳聽電話。

  「剛收到楊潔傳來的邀約傳真,晚點等我和楊潔通過電話後,會讓郭哥從你的行程中挑個空檔安排簽約,所以你現在專心拍MV……雖然紀風鳴也在,要你『好好拍完』是困難了些,但請不要再用『意外』製造出龐大的財物損傷,我相信──」

  砰──磅!臨時搭景倒塌傳來巨大的聲響,讓正在通話中的宇文非實和話筒另一端的南澤光同時沉默。

  紀風鳴事不關己地聳聳肩,低頭翻閱劇本。

  話筒那端的南澤光深深吸了口氣,再緩緩吐出:「我相信就算接下來的拍攝過程不會太順利,至少你有自覺這次的新歌『絕、對』能創造出驚人的銷售數字才對。」

  「……」宇文非實默默地等對方掛電話,再默默地將手機拿給紀風鳴,然後默默地伸手掐住他:

  「紀風鳴你這個混蛋衰神,看我掐死你!」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冷月幽 的頭像
冷月幽

冷。月。幽。

冷月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